葵花药业控制人“杀妻背后的家庭迷局:疑因索要赔偿被打成植物人

  十几年来,葵花药业逐渐成为国内知名的医药民企,其产品覆盖儿科、妇科、消化系统、呼吸感冒、风湿骨伤病和心脑血管慢病等领域,有多款知名药物品牌。然而,在公司上市3年后,这对合作了13年的夫妻掌门人却出现了“婚变”。

  2019年1月1日晚间,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关彦斌因个人年龄原因申请辞去董事、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关于辞职原因,公告显示“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优化经营管理团队”。

  两人结合后,这对夫妻直接、间接对葵花药业控股合计75.73%,是葵花药业的实际控制人。关彦斌一人兼任法人、董事长、总经理三职,张晓兰则担任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应该说张晓兰在葵花药业的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辅助作用。与张晓兰在一起的时期,也是关彦斌财富急剧增长的时期。

  2017年关彦斌和张晓兰离婚,张晓兰不仅辞去了在上市公司担任的全部职务,还将其直接持有的价值6300万元股票转让给了关彦斌,一度被称为“中国好前妻”。然而谁也未料到,张晓兰仍然因与关彦斌的纠纷被打至昏迷。

  比如在辽阳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关彦斌持有40%股份,宋萌萌持有15%股份并担任董事和总经理,张晓兰也曾持有股份并担任监事。

  两人在五常时留下两个女儿。该邻居称,“当时很多人都叫关彦斌的两个女儿为大毛二毛,有一位老太太经常帮忙他们带孩子,关彦斌也经常帮忙做家务。”

  对于伤人事件,葵花药业直到3月21日发布年报时才有所披露,是否涉嫌信批违规也已引发市场争议。

  其“双方当事人均已无大碍”一说,说明除了张晓兰外,还有另外一方受伤。目前,具体的案情鲜有人知,但警方定性关彦斌故意杀人,这意味着其行为极度危险,是奔着要人命去的,并非只是一般的殴打伤害。

  关于关彦斌失败的两段婚姻,王作龙在中介绍得非常少,仅仅用归纳性语气写道,“前20年,年轻的他为了成为英雄,完成男人的价值与事业,经年闯荡江湖,与原配马丽华的情感虽在,但是对人世的意义产生歧见,因而分道扬镳。后20年,当志同道合的张晓兰辞去国家公务员处级待遇,一直一起并肩打拼构建葵华大厦成功之后,又因为企业发展方向产生歧见,再次走出他的情感世界。

  随着股价的上升,关彦斌的财富一路飙升。2015年葵花药业股价达到最高点,根据胡润百富榜显示,这一年关彦斌的身家达到了55亿元,位居第668位,2016年关彦斌的身家下降到了45亿元,位居榜单第890位。在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8胡润百富榜》上,关彦斌、张晓兰夫妇以44亿元人民币的身家排在第957位。

  关彦斌宣布“退休”后不久,其两个女儿开始接手葵花药业。1月7日,葵花药业提名关玉秀为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关一则担任公司总经理。

  而据《新京报》消息,关彦斌因与前妻张晓兰发生纠纷,两人发生肢体冲突。扭打中,关彦斌失手将前妻殴打成植物人被警方控制,其前妻处于昏迷状态。2019年初,其儿子签署谅解书后,关彦斌办理取保候审。

  2017年7月,关彦斌和张晓兰传出离婚消息。但令人意外的是,离婚后,关彦斌的身价不减反增。离婚后的二人并未平分股份,其中张晓兰所持有的价值6300万元的股份,悉数转让给了关彦斌。至此,关彦斌直接持有葵花药业股份4367.17万股,持股比例为14.96%,成为葵花药业唯一的实际控制人。

  原《哈尔滨日报》高级记者王作龙是与关彦斌交往了十几年的“大弟”,王退居“二线”后,在葵花“打工”了八年, 并且为关彦斌写了长篇报告文学《悬壶大风歌》。他在书中介绍,五常制药厂的原厂长是“葵花护肝片”的发明者于树春,因为有人排挤“家里被人投进自制炸药”被迫远走吉林,关彦斌“三顾茅庐”请动老厂长出山,出任葵花药业科研副总裁,成为制药厂复习的关键一步。

  关彦斌很早就安排两个女儿进入葵花药业担任重要职位。其中,大女儿关玉秀曾任公司广告部主管和财务总监助理,并在伊春和唐山的两家重要分公司担任总经理。小女儿关一则早在2002年就入职了葵花药业,彼时年仅20岁。如今上市公司小葵花儿童用药发展战略,正是由关一擎旗打造。

  张晓兰1959年生,高中学历, “挺漂亮,大高个儿,女强人那种类型。”村里见过张晓兰的人曾对媒体这样形容她。

  “男人成为英雄以后,物质条件满足了,就缺少精神上的慰藉,需要女人来抚平身上的伤痛。而英雄的伤痛和寂寥,正是满足自己的事业情怀之后,却恰恰失去了情感的慰藉与呵护”,该书作者在书中如此感叹。

  而4月29日的公告,称张晓兰曾向法院提出申请,因离婚协议中关彦斌还有2.5亿元尚未支付,要求冻结关彦斌名下存款2.5亿元或查封等额其他财产,说明张晓兰与关彦斌离婚时,可能并非外界所传的完全“净身出户”,而是有一笔可观的赔偿。而此笔赔偿可能成为了两人冲突的导火索之一。

  关彦斌发家的五常塑料厂,已经更名常星塑业公司,同时已是葵花药业包装材料公司

  《凤凰周刊》记者多方调查获悉,事实上关彦斌曾在去年年底便受伤住进医院胸外科治疗,而且当时病情已比较危重。“杀人”事件很可能在去年年代便已发生,但直到今天事件的前因后果还扑朔迷离。

  2011年,葵花药业第一次筹备IPO,但因2012年证监会IPO审核暂停而宣告失败。到2014年底,葵花药业终于成功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关彦斌也走上了自己的人生巅峰。

  而就在此半年多前,2018年4月28日,葵花药业改制20周年庆典活动上,关彦斌还曾放出豪言,要带领葵花药业进一步精益求精,做“精品儿药的领军者,现代中药领航者”,“再给我20年,我还你们一个千亿葵花!”

  随着关彦斌年纪增大,以及与张晓兰的关系恶化,关彦斌在安排子女上出现了巨大的“偏心”,有可能是两人激烈冲突的导火索。

  两年后,关彦斌去了部队,成了一名空降兵,回来安排在五常县二轻局上班。1979年,他从该局团委书记的位置主动申请去濒临破产的砖瓦厂任厂长。五常一位退休干部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关彦斌当时曾号召员工集资5000元,很快将砖厂改成了塑料厂。

  在本溪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关彦斌持股59%,宋萌萌持股20%并担任董事。关彦斌交给宋萌萌的地产生意,进行得并不顺利。丹东项目因为未拿到产权证,被业主不断起诉,而且丹东公司全部败诉。

  公告中披露,张晓兰曾向法院提出申请,因离婚协议中关彦斌还有2.5亿元尚未支付,要求法院冻结关彦斌名下存款2.5亿元或查封等额的其他财产。此外,张晓兰与关彦斌之子关童骏也向法院申请要求冻结与抚养费相关的6000万元财产。

  1966年,国有黑龙江省五常制药厂始建,十年后,该厂出品的“葵花”牌护肝片打响了五常制药厂走向辉煌的第一枪。彼时乙肝病毒在世界范围内被发现,中国也开始了乙肝疫苗研究。在1970年-1992年的短短二十年间,中国乙肝患者数量激增至1.2亿人,护肝片在肝炎大爆发时适时上市,曾创下两个月昼夜不停生产7000箱的战绩。

  葵花药业财报也显示,2018报告期内,关彦斌从公司获得了150万元的税前报酬。持有压倒性股份的关彦斌依然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该院一位医生向《凤凰周刊》记者证实了关彦斌住院治疗后已经离开医院,但拒绝透露具体情况。

  “我们用了3年时间,将五常制药厂的主打品种护肝片销售额从不足1000万元做到1亿元。之后的8年时间里,又全力运营护肝片、葵花胃康灵和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带动企业的销售额从1亿元增长到10亿元。”关彦斌说。

  《凤凰周刊》记者注意到,关彦斌投资的多家地产公司参与人防工程,范围主要集中在张晓兰母子户籍所在地辽宁省,包括丹东、辽阳和本溪等地。这些地产投资公司的共同点还在于,宋萌萌均持有可观股份并担任要职,同时均牵扯大量法律诉讼。

  4月29日晚,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实控人关彦斌的告知函,关彦斌持有的部分股份被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冻结。而这次股份被冻结的原因,为关彦斌的离婚后财产纠纷案和抚养费纠纷案。

  葵花药业披露的公司董监高人员报酬情况显示,2016报告期内,张晓兰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为40.01万元。2017年,该数据上升为55.67万元,不过张晓兰的任职状态已显示为“离任”。2018年,董监高人员报酬情况公示表中,已经没有了张晓兰的名字。

  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马丽华从格林乡老家被关彦斌娶走,随后搬到五常县城住。关彦斌原来邻居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两人刚到五常时老穷了,居住的两间房屋非常简陋,其中一面墙用砖砌成,另外一面则用植物杆编织而成”。

  知情人士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关彦斌“杀人”事件发生于2018年12月底,关彦斌身上多处受伤,在送往哈尔滨医科大学二附院胸外科住院治疗时,为了降低影响,曾用他人身份证登记住院,最后被工作人员对照发现后,重新用关彦斌身份证住院,最后被送到重症监护室抢救治疗。

  有媒体转述知情人士消息称,当地盛传二人自离婚之后因家产问题闹矛盾,“在将张晓兰击伤之后,老关(关彦斌)还以为她已身亡,自己亦欲自杀。”亦有说法称,关彦斌受伤为张晓兰人为造成。

  1月30日,也就是疑似在关彦斌被公安机关提请逮捕的第二天,关玉秀被正式选举为葵花药业董事长。1979年出生的她曾在葵花体系内多家公司担任总经理。

  关彦斌与第一任妻子马丽华共同生活大约20年,留下的两个女儿一个担任葵花药业董事长,一个担任总经理。第二任妻子张晓兰曾担任葵花供应部经理、副总经理、董事,张晓兰与前夫儿子宋萌萌,也通过金葵投资持股,在继父关彦斌直接控制的多家房地产公司中持有股份。

  随着“招股说明书”的披露,关彦斌的家庭情况也被公诸于众。关彦斌的父亲关金凯、弟弟关彦明、妹妹关彦玲及其他亲属都持有不同比例的股份,整个关氏家族直接或间接控制的葵花药业股权比例高达82.84%,家族化特征明显。

  10岁左右,关彦斌就随父亲离开了东长岭村,初中毕业后,他父亲“找到县里有实权的老朋友,让关彦斌在石人沟供销社当店员”,那一年,他16岁。

  对于继子宋萌萌,关彦斌则采取“忽视”态度,虽然也给了少量股份,但是宋萌萌未在上市公司谋得一职半位。(宋萌萌在葵花药业间接持股0.06%,与女儿关玉秀持股数相同。)但他也并非一点也没有与继父的生意发生联系。

  今年4月10日,澎湃新闻一则消息震动网络:“上市公司葵花药业原董事长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被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检察院批捕,公安机关提请逮捕时间为1月29日,目前该案仍在侦办中。”

  五常制药厂的效益从1993年开始因为包装陈旧,“葵花护肝片”被仿冒而走下坡路。原本4.5万件的市场份额被抢走3万件,连续两次改制都难挽危局。到了1997年末,药厂累计亏损达到839万,更发不出工资,500多名员工不得不放假九个多月。

  1954年,关彦斌出生在五常红旗乡前大坡屯的一个满族家庭。这里,出名的不只有大米,还有一块叫“葵花”的金字招牌。

  3月21日,葵花药业在2018年年报中含蓄介绍:“因个人原因与他人发生纠纷造成身体伤害,公司实际控制人关彦斌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但是并未引发外界广泛关注。

  关彦斌与前妻有两个女儿关玉秀和关一,张晓兰有一个儿子宋萌萌,而且关彦斌小女儿关一出生于1982年7月,与1983年8月出生的宋萌萌相隔仅一年。也就是说,关一与宋萌萌大概率非同母所生。关彦斌与两女身份证前6位代码属地均为黑龙江五常市,而张晓兰和宋萌萌则为辽宁沈阳市。两个独立信息源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宋为关彦斌继子,即为张晓兰与前夫所生。

  在深圳一家知名药企销售总监也很快成为了葵花药业的副总,他为关彦斌定下了“广告拉,处方带,OTC(非处方药)推,游击队抢”的营销战略。

  1998年是关彦斌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个节点,也是葵花药业的转折点。关彦斌得到五常制药厂整体对外出售消息后,连夜从深圳赶回,半夜十点敲响了五常市委书记的家门,拉着还穿着睡衣的书记,大讲特讲自己的优势,乃至五常市打破了最初的出售计划,于凌晨2点召开常委会,将关彦斌和五常塑料厂的部分股东作为收购的替补人选。

  黑龙江葵花药业创始人关彦斌在外界眼中的成功形象止于4月10日。这一天,一则他“涉嫌故意杀人被批捕”的消息,将其推上了风口浪尖。

  其实,“关彦斌出事”前后已经出现一连串的异常。比如,关彦斌退休交班的过程就颇为仓促、诡异。

  上市公司董事长、前妻、杀人、逮捕这么多关键词瞬间吸引了公众眼球。关彦斌从出生草根到积累起30多亿身家让外界颇为叹服,但同时让人感叹的,还有他复杂的家庭关系。他的两个妻子以及留下的子女,又与企业权力纠缠在一起。

  按理,张晓兰本可以通过离婚至少瓜分关彦斌15亿身家(当时外界预估关彦斌身家至少30亿),但张晓兰却选择“净身出户”,平静得让人浮想联翩,也一度被称为“A股好前妻”。当前,她名下多家公司也显示为“注销”状态。

  虽然遭遇了部分人的反对,关彦斌还是与其他40多位股东最后凑足近1500万元(又说1100万),击败了参与竞争的多家企业,成功盘下国营五常制药厂。喜欢写诗的关彦斌对公司的愿景是,像“千百葵花”一样永远追逐阳光, 制药厂被改制成民企,更名为“葵花药业”。

  豪言犹在,却匆匆言退,令人颇感意外。葵花药业五常制药总厂周边目前有一片四万多平方的空地,多位村民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该地块由葵花药业征用扩大生产车间。但随着关彦斌杀人消息的爆出,该地块至今未见施工迹象。

  在媒体关注前,对这次事件当地流传的有三个版本,一是和妻子互伤,二是自杀,三是与关彦斌发生冲突“另有其人”。据大庆市下属东湖公安分局的一位警员透露,两人均受伤,不常住大庆。案件正在侦办过程中,相关信息暂时不能对外公布。

  为夺得市场,葵花药业在广告上可谓不惜血本。从上市之后的年报资料看出,2014到2018年,葵花药业广告费分别为2.70亿元、3.01亿元、3.41亿元、4.84亿元、8.21亿元。

  关彦斌20岁左右时,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比他小几岁的马丽华,两家相隔十公里左右,“马父是一名中学教师。最初马丽华家人并不同意这门亲事,但是马丽华一直坚持”,当地一位邻居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关彦斌当兵回来还没上班时候就恋爱了。

  这一年,关彦斌63岁,张晓兰58岁。奋斗一生,人到暮年却让家庭走向终点。

  有报道称,关彦斌因与前妻发生纠纷,两人发生肢体冲突。扭打中,关彦斌失手将前妻殴打成植物人后被警方控制。1月29日,关彦斌被大庆市警方逮捕。张晓兰儿子签署谅解书后,关彦斌办理了取保候审。

  关彦斌和马丽华何时离婚,第二个妻子张晓兰何时闯入关彦斌生活的时间?外界并不清楚,能证明的只有1998年关彦斌将五常制药厂改制成为葵花药业时,当时的46名自然人股东中就已有了张晓兰。彼时,张晓兰出资10.49万元,占比0.76%。

  4月10日晚间,葵花药业公告称,“根据相关家族成员告知,目前案件尚在调查处理中,双方当事人均已无大碍”。而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两人起纠纷或与财产分割有关。

  宋萌萌在外任职的8家企业中,除与葵花药业有关的4家外,还有3家与南京同仁堂有关。其中稍微有点知名度的是南京同仁堂子公司——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沈阳)医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

  被媒体曝光后,关彦斌作为实控人的上市公司葵花药业,接到了来自深交所的关注函,起因是网传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被批捕事件。在回复中,葵花药业方面称,根据相关家族成员告知,目前,案件尚在调查处理中,双方当事人均已无大碍。

  据4月10日晚的公告显示,目前关彦斌仍是葵花药业的实控人,其行使股东权利并未受到限制。可见,即便目前关彦斌因涉嫌故意杀人被捕,葵花药业仍然牢牢掌控在关氏家族手中。

  “此案因个人纠纷引起,未涉及与家族成员无关的第三方,未涉及公司业务经营。公司经营管理有序有效,控制权稳定”,葵花药业在给深交所的回函中,力图将事件影响缩小至私人矛盾。

上一篇:葵花药业董事长杀妻真相揭秘:有过肢体冲突儿子报的警
下一篇:铁力市机关、企、事业单位齐心协力清雪确保通行无阻方媛被曝上海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