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商数量超过170余家

  “现在是由关一代理董事长。关于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的具体信息请以公告为准,有新的情况我们会及时公告,目前还无法透露更多。”葵花药业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应表示。

  这一分手结果让不少人感到惊愕,而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或多或少解开了一些疑团。

  关玉秀是葵花米业的董事长,曾于2012年荣获“中国粮食经济年度人物”。在其打理下,葵花米业在2013年被评为“中国十佳粮油品牌”及“中国百佳粮油企业”。目前,葵花阳光牌五常大米销售已覆盖全国14个省市、161个地级市,代理商数量超过170余家,全国专卖店数量超过50家。

  在商贸领域,宋萌萌分别持有沈阳子健商贸和辽宁冠京商贸的55%、15%股权,并担任董事。除此之外,宋萌萌还持有辽阳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本溪嘉财恒润房地产有限公司各20%的股份。

  64岁的关彦斌系葵花药业的实际控制人,执掌葵花药业恰满20年。此时辞去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除因个人年龄原因外,更是“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优化经营管理团队”。

  在关彦斌辞职之前,葵花药业的董事会共有6个非独立董事席位,关彦斌及其女儿关一、弟弟关彦玲占据其中3个席位。

  值得注意的是,关玉秀已于2017年进入葵花集团的董事会并出任副总裁一职。同时,关玉秀还担任金葵投资的董事兼总经理,以及重庆葵花(葵花药业子公司)的董事长。

  关彦斌本人亦曾不止一次对外谈及培养年轻一代的想法。“我们已经很重视培养年轻人和接续力量,公司的班子成员当中有好几位都是70后、80后,他们都处于培养、历练阶段。”

  在葵花集团体外,亦不乏关氏家庭成员掌握着控制权的资产,比如南京同仁堂药业、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健康科技、沈阳子健商贸、冠京商贸、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在关彦斌的主要掌控下,这些遍布全国各地的资产,构成了隐秘而庞大的“葵花系”基业。

  靠着护肝片、胃康灵胶囊、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这三个品种起家,关彦斌执掌的20年间,葵花药业从一个破落小厂变成一个集药品制造、营销、科研于一体的大型医药企业集团,坐拥千余个药品文号,年销售额近40亿元。

  根据葵花药业在1月7日晚间发布的最新公告,董事会同意聘任关一为公司总经理,同时补选关玉秀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关玉秀、关一二人为姐妹关系。

  “关一之前在公司下面的品牌药公司担任总经理,主要抓市场销售这块的工作。”葵花药业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从整个集团层面来看,关彦斌目前仍然是“葵花系”的实际控制人,下一步的接班布局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随着家族二代逐步走向前台,20岁的葵花药业又将走向何方亦值得关注。

  在医疗健康领域,宋萌萌名下有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沈阳)医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健康科技有限公司2家公司,注册资本均为1000万元,而宋萌萌持股50%的沈阳乐氏兄弟投资,主要从事医院管理业务。

  关氏家族另一位二代成员宋萌萌亦执掌着“葵花系”不少资产,涉及医疗健康、商贸和房地产开发等产业。

  刚刚被宣布进入葵花药业董事会的关玉秀比关一大3岁,其已执掌“葵花系”的另一块重要资产—五常葵花阳光米业(以下简称“葵花米业”)。据公开信息,葵花米业是集基地种植、水稻加工、五常大米与高端农产品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公司,注册资本4000万元。

  据当时的公告,张晓兰将其所持有的葵花药业0.22%股份、葵花集团0.76%股份、黑龙江金葵投资4.03%股份悉数转归关彦斌所有,并退出葵花药业董事会,辞去副总经理职务。关彦斌因而成为葵花药业唯一的实际控制人。

  而事实上,葵花药业仅是关氏家族产业版图里的一块。以“葵花系”主要主体葵花集团为例,这家注册于哈尔滨五常葵花大街的企业,除了葵花药业之外,还拥有众多子公司,旗下资产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粮食农副产品、中药材等众多产业。

  就在张晓兰退出公司十天后,葵花药业董事会换届候选人名单中出现了关一的名字。2017年9月26日,关一正式当选葵花药业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成为关彦斌子女中第一个进入上市公司董事会的“二代”。

  从葵花药业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关氏还有另外两位二代成员—关彦斌的另一个女儿关玉秀和张晓兰的儿子宋萌萌。两人不仅通过金葵投资间接持有葵花药业的股份,而且在“葵花系”的产业版图中分别担任重要角色。

  1月2日,葵花药业(002737.SZ)突然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关彦斌因个人年龄原因申请辞去董事、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同时辞去第三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的相关职务,仅担任公司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职务。

  目前,除担任董事外,关一还担任葵花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伊春葵花(葵花药业子公司)法人代表兼董事长,以及黑龙江省葵花包装材料有限公司(葵花药业子公司)的法人代表兼董事长。

  从股权结构看,葵花药业牢牢掌握在关氏家族的手里。截至目前,葵花集团有限公司(葵花药业的控股股东,以下简称“葵花集团”)、黑龙江金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有上市公司葵花药业的45.41%、4.11%股份,为第一、第三大股东;关彦斌则直接持股11.38%,为第二大股东。同时,关彦斌直接持有葵花集团51.85%的股权以及黑龙江金葵投资21.78%的股份。

  1998年是关彦斌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个节点,也是葵花药业的起点。彼时恰逢国企改制大潮,44岁的关彦斌与其他40多位自然人股东凑足近1500万元,将濒临破产的国营五常制药厂盘了下来,改制成民企,并更名为葵花药业,愿景是像葵花一样永远追随阳光。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葵花米业的股权结构在2018年之前一直是由葵花集团和关玉秀分别持股51%、49%,而现在已变更为关玉秀个人持股100%。

  颇有意味的是,关彦斌辞职后,在董事会选出新任董事长之前,暂由董事关一代为履行公司董事长一职。据公开履历,关一生于1982年,系关彦斌之女,长江商学院EMBA。虽然关一没有直接持有葵花药业的股份,但其已进入上市公司董事会,并在葵花药业旗下品牌药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

  “一进一退之间,可能是出于对二代子女接班的考虑。”一位接近葵花药业的投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代际交替是家族企业的一大挑战,传承的布局相当关键。”

  事实上,关一在数年前就已经进入葵花药业“历练”,曾经担任葵花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葵花药业全资子公司)广告部副总经理、市场管理中心总经理等职务。公开履历显示,关一为哈尔滨第十五届人大代表,2012年曾获得黑龙江省劳动模范称号,2016年获得黑龙江省五一巾帼奖。

  2017年7月,关彦斌与前妻张晓兰的几则离婚公告,曾引起不小波澜。与不少上市公司老板的离婚大战不同,关张两人的这场离婚,最终以女方“净身出户”而终结。

  因一纸辞职公告,偏居东北的“葵花系”及其背后的关氏家族再次引起外界关注。

  刚接手时,这个厂的主打品种护肝片,年销售额不过800万元左右。关彦斌和他的团队入主后,用三年时间就将护肝片的销售做到了1亿元。在此基础之上,他们又花了三年时间培育了另一个销售过亿的大品种——葵花胃康灵。

  关彦斌的祖籍是黑龙江省哈尔滨五常市,这里也是其发家之地。在涉足医药行业之前,关彦斌当过兵,做过政府公务员,后来下海开过砖厂和塑料厂。

  此番关彦斌辞任,暂代董事长职务的关一被视为最有可能接掌葵花药业的人选。不过,关一本人并不直接持有葵花药业的股权,其持有金葵投资2.36%股份,仅通过金葵投资间接持有葵花药业的少许股份。

  关彦斌的另一得意之作,是早年独具慧眼从中国医学科学院买下了独家品种小儿肺热咳喘颗粒,仅仅花费了几十万元。2017年的销售数据显示,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颗粒)的销售额已突破6亿元,成为葵花药业的看家品种。

  2014年12月底,葵花药业正式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上市,总市值一度超过200亿元。目前,葵花药业下辖12家药品生产企业、4家医药公司、4个药物研究院、2个药材种植基地、1个药品包材公司等26家子公司,旗下主品牌“葵花”几乎家喻户晓,子品牌“小葵花”系列在国内儿童药领域已处于领军地位。

上一篇:如今亦不再是该公司的实控人
下一篇:点击行业名称可以直接查询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