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知行合一七律《咏向日葵》赏析

  或许有人要指出,该诗立意有失偏颇,似为已经逝去的“毛时代”歌功颂德,但我想说的是,诗歌具有时代印记是必然的,并且,本诗未必表达的是这个意思。当今中国,无论作为个体还是社会,最缺乏的就是信仰。若心中有理想有信仰,为此奋斗的志士仁人恐怕不在少数,何必计较这信仰的价值如何(当然各人心中价值观似有差别)!

  咏物诗往往以客观的“物”为集中描写对象并在描写中抒怀兴感。写法上最突出的特色是托物言志或是象征手法,好的咏物诗能达到“物”与“我”“不即不离”,“不粘不脱”,物我合一。:“……公社是个红太阳,社员都是向阳花,花儿朝阳开,花朵磨盘大,不管风吹和雨打,我们永远不离开她……”因而知行合一的这首《咏向日葵》显然也采用托物言志的手法,以“向日葵”象征我们最可爱的人——解放军战士,表现他们的高尚情操。”先从其形写起,而求形神兼备,出生即佩绿军装,表面写向日葵幼苗的形态与色泽,可能点名“他”乃军人世家或者从小仰慕人民解放军,长大后也立志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的寻常孩童,那是五六十年代甚至七十年代少年儿童共同的崇高理想。一“佩”字,可以看出孩子的“全副武装”。现在五十岁以上的男子大概都有类似的经历——小孩子玩“行军”打仗,这一“佩”字可谓鲜活形象。“长大花边鹅嘴黄”一句,在我看来,只具其形,不具其神,可谓全诗的弱句,甚至破坏了全诗的协调性。”, 显然是承上联的“出生”而来,写长大后向日葵的风貌,无论环境如何艰苦,始终昂扬挺拔,面朝太阳。实则还是“移形入神”描写战士扎根边防,紧握钢枪,朝气蓬勃,心中永远跟随党。这里面还有战士的“形”“神”“心”三层描写。个人以为这是最好的一联,从整首诗看,语言朴实流畅,这有利于表现我们的战士心地淳朴,憨然可爱,这是与表现这一类人的品质非常契合的语言风格,值得赞赏。但此联小有瑕疵,体现在一“瘠”字,与全诗语言风格有些抵牾。”一下子拓展开去,如果说颔联是写个体,这一联就是群像,赋予人物更广阔的展示风采的空间与场景——战士的用武之地在战场,军阵齐整,军盔闪闪,尽显威武之师、胜利之师的昂扬风采。这一联仍然句不离向日葵之形——整齐的排列形态,做到形神兼备。通观此诗,深得咏物之旨,基本能“穷形尽相”,也就是咏物时,既不停留在事物的表面(不滞于物),又非常切合所咏之物的特点(曲尽其妙);既紧扣所咏之物(向日葵)的具体特点,又在其中有所寄寓。在具体描写中,既侧重写物,但物中有我,又以我为观物,移情于物,甚至我即“物”融物我为一体,物中有“我”的形象、个性和思想。整体构思上做到到拟人、比喻、双关等修辞手法综合运用,不失为一首耐品佳律。或许有人要指出,该诗立意有失偏颇,似为已经逝去的“毛时代”歌功颂德,但我想说的是,诗歌具有时代印记是必然的,并且,本诗未必表达的是这个意思。当今中国,无论作为个体还是社会,最缺乏的就是信仰。若心中有理想有信仰,为此奋斗的志士仁人恐怕不在少数,何必计较这信仰的价值如何(当然各人心中价值观似有差别)!

上一篇:植物画报的制作并不复杂但是作出高质量的植物画报还是需要深厚的
下一篇:郭沫若诗咏向日葵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