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得知伟伦考上了这个海滨城市的一所大学的时候

  “不,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和素馨都太不公平了。你……”张平远觉得心里很难过。

  素馨站在美丽的校园小路上,看着伟伦离去的背影,眼泪不住地流下来。也许,隐瞒伟伦来到他学习的城市念书是一种错误,可她,只是想给久别的伟伦一个惊喜嘛!但是此时她心中隐约有着一丝不安,至少,她明白地感觉到伟伦似乎不希望她出现。

  从海边回来后,素馨的心情好多了,脸上也恢复了以往的笑容。而这一切,她知道是张平远的功劳。

  素馨花再次开放的时候,素馨披上了婚纱,当她伴着婚礼进行曲一步步走向新郎的时候,她流下了幸福的眼泪,她相信她的伟伦哥哥一定在天堂里看着他们呢,一定也能分享她现在的幸福。

  素馨走了,张平远仍然在学校里教书,还是那么风度翩翩,深受学生欢迎,但是有时他会长久地注视着远方,似乎思念远方的某个人。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办了休学,离开了这所城市。我知道张平远一定会把真相全都告诉你,因为他那么爱你,不会忍心看着你在痛苦中煎熬,相信我,他是一个可以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人。而我,没有选择,必须离开,因为我无法面对你,面对你那灿烂的笑容。

  素馨打电话给伟伦,他的同学总是说他不在,而她总是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伟伦就在离电话不远的地方,她甚至可以想象出来他的呼吸,只是他的模样正在渐渐淡去。

  伟伦与素馨两家本是很好的邻居,他们俩可以称得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伟伦对待素馨,甚至比对自己的妹妹伟玲还好。从小,素馨就对伟伦形成了一种依赖,伟伦也乐于保护和照顾柔弱的素馨。五年以前,伟伦的父母由于工作的原因搬离了那所城市。临走时,伟伦紧紧拉着素馨的手,久久不放开。

  而此刻,张平远正与友人在郊外游玩。偶遇一户乡间庭院,堂下、门首、窗前皆植素馨花,微风过处,芳香满院。张平远久久凝视,不觉痴了,满院素馨花,朵朵皆是她的化身!

  因为那对情侣中的那个男孩子就是伟伦,而此刻另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正幸福地挽着他的胳膊,两人有说有笑,甚是甜蜜。

  可是,张平远没有上前,他怕吓到她,只是远远的看着她,直到她离开。但是,这个美丽的女孩已经征服了张平远,在他心中那平静的湖面激起了一层涟漪。

  “就是,素馨已经有了青梅竹马的白马王子了嘛!小胖嘴快说了起来,”唉,真可惜,要不张老师有机会的嘛!你们发现没有,张老师看素馨的目光有些不一样……“

  当素馨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课堂上,张平远抑制住心中的狂喜,目光扫及她,心中不自觉地就会生出一种怜爱,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他也年轻,心里从没有如此地喜欢过一个人。

  当素馨来到了这所大学打电话给伟伦的时候,伟伦吓了一跳,匆匆赶来与她见面。然而素馨看到他的脸色是那么的苍白,眼神总是躲躲闪闪,似乎隐瞒了什么怕她知道。终于,两个人吵了起来,但是却不知道为了什么。

  丽丽送张平远出来,时间确实不早了,太阳快下山了,映得西边的天红红的,颇有些悲壮的意味。

  “你们不要胡说啊!”一下子素馨有些不好意思了,没想到张老师的话题竟扯到了自己的身上。

  不知何时,张平远来到了素馨的身后,把她紧紧揽在怀里,任他的泪肆无忌惮地流下……

  “不要再说了,我累了。你走吧!”伟伦打断他,“记住要替我保密,对素馨,你明白吗?谢谢!”

  素馨本不想去,即便她没有见过真实的大海,她本来以为第一个带她去看大海的人会是伟伦,但是她看到同学们那么高兴,不忍让大家扫兴,还是决定与大家一起去了。

  素馨大病了一场,作为老师和知心朋友,张平远来看过她两次,每次她在昏睡中叫的都是伟伦的名字。

  “张老师,对不起,我有些话想单独对他说。”说完,起身向外面走去,伟伦似乎很不情愿地跟了出去。

  “不过啊,”小辣椒故意拉长声音,“张老师温文尔雅,倒是和我们的素馨很相配啊!”

  原来,伟伦一年前就被查出患有一种很奇怪的血液病,据说国内外均没有治愈的先例,而医生告诉他存活的希望还不足百分之十。

  即便如此,张平远也无法欺骗自己的感觉,他知道自己爱上了素馨,无法不关注她的一举一动。作为老师,他把对素馨的爱只能放在心底,只能默默注视着她,关心着她。而素馨也觉察出了张老师的特别关心,但是老师关心学生是理所应当的,她也没有在意。

  突然,门口进来了情侣打扮的两个人,素馨原本幸福的表情在见到他们的一刹那顿时僵住了,红润的脸瞬间变得毫无血色。

  大学生活轻松而又丰富,而这一切,并未使素馨感到快乐。而其他的女孩子们都像久关笼中的小鸟终于被放回蓝天一样,都兴奋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而她们平常最多的话题就是谈论她们的英文老师张平远。

  “哇噻,张老师英俊潇洒,年轻有为,我决定让他做我的梦中情人!”小胖在宿舍里大声宣布。

  “你知道吗?如果将来我自己有了一个家,我会在庭院外面植几栏翠竹,让每一个经过我家门前的人都感受到它的绿意。还要在我的院子里植满素馨,花开时节,芳香充斥整个庭院。”素馨对张平远说,“我妈妈特别喜欢素馨花,生我的时候,正值素馨花开,非常美,所以他们给我起名叫素馨。我……

  周末,张平远突然提议带同学们去海边玩,而大家都很高兴,因为如此热闹的海边之行可是他们上大学的第一次,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

  张平远不知何时已经来到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看到气氛不对,赶忙上前扶住了她,不让她跌倒。而伟伦也瞬间收起了他关心的眼神,没人注意他放在后面的手在微微颤抖。

  对于素馨与伟伦的事,张平远多少知道一些,因为作为学生们的知心朋友,学生们是无话不谈的。当他知道素馨已经有了男朋友的时候,心里不由得暗淡下来,是以,他与素馨的接触都是保持一段距离的。

  “没有关系,不用和我解释。”伟伦打断了他的话,“这是你们之间的自由,不是吗,素馨?”

  我知道自己在见到张平远的那一刻,内心的感情是多么的复杂,但是理智告诉我,他才是与你相守一辈子的人。也许你自己可能不知道,你也已经爱上他了,从你的眼神就可以暴露一切,而他也一样,眼睛里流露出的全是爱意。对于我,是你的初恋,或许,你把对我长久的依恋当成了爱情,而我,并不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真巧,在这里遇上了你。”伟伦径直走到素馨面前,“这是你的男朋友吗?”

  伟伦的脸每次出现时都是那么苍白,但是张平远顾不了那么多,一个拳头打在了他俊秀的脸上,两人疯狂地扭打了起来。

  素馨选了一家气氛不错的餐馆,里面装饰着青翠的绿竹与清澈的流水,显然这都是人为的装饰品,但是素馨很喜欢。

  “伟伦啊,你多吃点啊,这可是人家专门买给你的。”声音甜甜的,还有些撒娇的味道。

  为了给伟伦一个惊喜,她隐瞒了到哪里上学的真相,而伟伦竟粗心地以为成绩好的不得了的素馨这次发挥失常,没能考取心仪的大学。可笑的是,他还写了好几封信来安慰素馨。

  张平远望着素馨,海的蓝作背景,轻风拂起她飘逸的长发,雪白的长裙裙摆在风中飘动,衬得她的是如此的超凡脱俗。阳光下的海滩,映出如此美妙的一幅画,而素馨就是那画中的天使,高贵而纯洁。

  “好了,改天再聊吧,我们还有事。”说完,伟伦搂着丽丽的肩走开了,留下了两个人,默默地站在那里。

  素馨的身体终于恢复过来了,但是张平远知道,她心里的伤痛是无法痊愈的,看到素馨那柔弱的身影与哀婉的眼神,张平远心软了,与其两个人都在痛苦中折磨,不如对素馨说实话。

  伟伦是那么的爱素馨,所以宁愿让她恨他,也不能让她活在永远失去他的痛苦之中。特别是在他见到张平远的那一刻,更坚定了他这样做的决心。他看得出来张平远爱素馨,因为爱一个人,眼神是不会说谎的。而只有让出自己在素馨心中的位置,张平远才有希望。

  对于大不了几岁的张平远,他的学生们都很喜欢他,与他没有丝毫的距离感,亲切得就像邻家大哥哥一样,素馨也不例外。她看到张老师那关注的目光,又想到了伟伦的冷漠,泪水又止不住地流下来。

  路上,同学们说说笑笑,而素馨很沉默,但她觉得张老师总是不时的在观察她的表情。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张平远为了素馨,已经顾不得自己的身份和温文儒雅的形象了,也许此时,打架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只是,他们在路边撕打,过往的路人见到他们都远远地避开。

  “知道吗?我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多难吗?”伟伦流下了眼泪,“我从小就认定她是我的新娘,永远都是!别以为我们太年轻,所以不懂爱情。爱她,就要为她着想!”

  素馨没有去上课,独自待在寝室里,想想以往和伟伦在一起的种种,她心中难过。看到快下课了,她怕同学看到她的泪追根究底,就离开了寝室。

  张平远把素馨揽在怀里,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任她的泪打湿他笔挺的西装。

  “你好,我是伟伦的女朋友,”对方话筒显然经过了一番交接,“你是哪位?有什么事吗……”

  当伟伦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张平远明显地感觉到这个帅气的大男孩有着一双锐利的眼睛,虽然脸色有些苍白,身材也略显瘦弱,但是浑身上下透着一种清爽。

  为了感谢张老师一如既往的关心爱护,素馨决定请张平远吃饭,接到素馨的电话,张平远兴奋不已。

  “你是叫素馨吗?”正当素馨对着空床落泪的时候,一个护士递给了她一封信。“这是林伟伦先生留给你的。”

  “我原本以为你会一直把我当成你的男朋友呢,既然你也有了心上人,那我就放心了!”伟伦径自坐在素馨前面,对她说。

  《素馨花开》是网络作家兰馨子的作品之一,本作品属于一篇短篇小说,于2008年开始驻入网站,现已完结。

  “你……”素馨的泪涌了出来,“你难道忘记了你搬家时对我说过的话吗?你说将来有一天你会骑着白马来娶我回家……”

  你知道吗?当你打电话通知我你已经来到了这个城市的时候,我恐惧极了,我无法面对你,无法坦然面对随时可能到来的死亡。你是那么依赖我,所以我不能够那样不负责任地离开。没有办法,我只好让我的同学帮我导演了那一幕令你心痛欲绝的场景,看着你伤心,我的心更痛。

  “你好,我找伟伦。”素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可是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拿话筒的手在发抖。

  我早就决定了要离开,既然有着这样的一个人爱你,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所以我离开了,永远地离开这里。我祝福你们,希望你和他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结局。不要找我,你找不到我的!

  当韩剧《蓝色生死恋》风靡整个中国的时候,张平远不禁想起了伟伦,那个可爱的大男孩,他去了海边,海还是那么蓝,只是素馨已经不在了,不过,他坚信素馨一定会回来的。

  虽然素馨与伟伦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天天见面,但是他们俩一直都保持着通信联系。当得知伟伦考上了这个海滨城市的一所大学的时候,素馨加倍努力读书,暗暗发誓一定也要去那个美丽的城市读书。但是,上了大学的伟伦似乎快把她忘了,偶尔想起她来,才会给她写几封简单的信。但素馨不在乎,她天真地以为,伟伦是怕影响她学习才这样的。

  五年以后,张平远在海边终于见到他最爱的那个人了。她笑靥如花,依然身着一袭白衣,秀逸的长发随风飘起……

  素馨的英文老师张平远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这个女孩正站在路边伤心地哭泣。看到她,张平远的心中一颤,简直有一种上前抚慰的冲动。这个女孩看起来是那么的柔弱,风一吹,似乎就会被吹倒。她清秀的面容就像一朵美丽的素馨花,在校园的众多艳丽的花簇中是那么的清爽可人。

  “你为什么要救我?”张平远紧盯着脸色更加苍白的伟伦,“而且,你的病情我全知道了。”

  “哎,谁找伟伦呢?伟伦在吃东西呢,把话筒给我。”那个娇美的声音由远及近。

  伟伦也已经看到了素馨,目光扫及张平远,原本幸福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但不多久马上变得冷冰冰的,似乎完全不认得素馨。他不知对身边的女孩说了句什么,那女孩高兴得跑了出去。

  校园里的人工湖畔,荷长得很好,虽没有朱自清笔下的荷塘那么壮观美绝,但是在早晚闲暇之余还是能吸引很多人的。但是在这个时间,通常是不会有人来的。素馨知道这一点,她躲在假山石后,静静的坐在一块石头上,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

  “啊,伟伦,你在这里等我吗?”刚才那个挎着伟伦的美丽的女孩从远处飞奔过来,“我以为你会在里面等我呢!咦,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素馨的脸像纸一样惨白,张平远干脆把她揽在自己的怀里,让她在自己怀里感到依靠。他的眼睛注视着伟伦,带着愤怒。

  “我说过这样的话吗?你怎么这么幼稚,”伟伦冷冰冰地说,“即使我说过,可那时我才多大啊,说过的话能算数吗?再说,我喜欢的女孩不是你这种类型的,当初和你说的话,不过是玩玩而已。”

  “你少做梦了,张老师的声音那么有磁性,那么有魅力,怎么可能看上你呢!”小辣椒第一个反驳。

  “你说过,你会骑着白马娶我回家……”张平远听着素馨梦里痴痴的话语,带着满腹心事离开。

  来到新环境快一个月了,而伟伦没有来看过素馨一次,也没有说过要带她去看海,甚至没有打电话来问问她生活得习不习惯。她知道自己曾经多么的依恋他的这种关怀,而此刻,她的心中正隐隐作痛,感觉心中有些东西正在慢慢地失去。

  难道,连他也可以忘记吗?素馨放下电话,到校园中无人的角落,任伤心的眼泪从脸颊滑落。

  中午,素馨再次拨打了伟伦寝室的电话,没想到,一个女孩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了过来。

  海是如此的壮阔,那种纯纯的蓝让素馨欣喜不已,素馨赤脚站在沙滩上,海浪轻轻亲吻着沙砾,如此柔和,如此美丽。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素馨,你怎么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平远出现在她的背后。看到素馨红肿的眼睛,他心里很痛。

  “如果说时间和空间可以疏远两个人的情感,那是因为那种情感不是真正的爱情。我知道,你爱素馨不会比我爱她少,而以后有你来照顾她我放心。”伟伦用信任的眼神望着张平远,“答应我,让她天天快乐,好吗?”

  张平远上课时发现素馨没来,他心中疑惑,难道她生病了吗?他心中想着素馨,讲课时有点心不在焉。但是,即便担心,他也不好意思去问别的同学。

  没过多久,素馨出国了,她还是忘不了伟伦,或许暂时离开出去换换环境会好些。临行前,她偷偷地去了一趟海边,记忆中张平远那英俊的面孔也在她脑海中闪现。

  正打的难解难分,突然一辆汽车失控,向他们俩冲来,张平远正背对着汽车,面对危险浑然不觉,而伟伦用尽力气把他推开。

上一篇:素馨花几月开适合在什么地方生长
下一篇:为昔日孩童的玩具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